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小说 > 帝霸

第4918章不遵者,驱逐

    岳山剑,剑君卓一剑的亲传弟子,游学宫的负责人,也是所有学生的大师兄。
    事实上,剑君卓一剑在游学宫已经主持了千年之久,叫他一声“大师兄”的也不仅仅只有眼前的学生了。
    在这千年之间,也是有无敌之辈曾入住游学宫,他们的实力甚至比岳山剑还要强大,但是,在游学宫之中,依然还是会叫岳山剑一声“大师兄”。
    在游学宫之中,叫岳山剑一声大师兄,也不是因为他年长,乃是因为他的职责所在,所以,人人都会尊他一声大师兄。
    “铛——”的的一声剑鸣,剑道巍峨,挡天地,承万载,这就是岳山剑,巍峨不可破也。
    就算是小明王的光明力量再强大,也是无法越雷池半步。
    在剑鸣响起之时,听到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岳山剑起,犹如是亿万神岳压顶,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,瞬间击退了小明王的光明力量。
    “大师兄。”看到岳山剑,小明王也是脸色一变。
    岳山剑轻轻摆手,徐徐地说道:“此事,就到此为止,都退散吧。”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所有人都不敢吭声了,不论是高傲的执剑公子,还是身份高贵的环天少主,他们都不吭声。
    小明王有些不甘心,说道:“大师兄,游学宫藏有宵小,乃是坏了游学宫之名。”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小明王也是十分聪明,不提天神道在游学宫所做之事,只是说游学宫藏有宵小,欲给游学宫戴一顶大帽子。
    “游学宫,乃是天下学子聚集之地,只是求学之所,不论是圣贤,还是恶人,都可以在这里求学。游学宫,千百万年声名,不会因为一人之名而毁。”岳山剑徐徐地说道。
    岳山剑这话虽然说得平澹,但是,掷地有声,锵铿有力,在场的学生听了之后,都不由为之心神一震。
    岳山剑这话,说得一点都没有错,千百万年之间,在游学宫求知过的人,何等之多,可谓是过江之鲫,数之不尽。
    在这千百万年之间,所有的求知学子,有无敌之辈,如青妖帝君、八匹道君、离隐帝君……等等一代又一代的无敌之辈,名耀万古。
    而在这千百万年之间,除了这些无敌之辈之外,当然也有一些恶贯满盈的凶人恶徒,但是,这些凶人恶徒有损游学宫的声名吗?并没有,在这千百万年之间,无数的学子进进出出,来来往往,游学宫依然是是屹立不倒,在这千百万年之间,下三洲依然有着无数的修士强者都愿意拜入游学宫求知。
    这就是游学宫,海纳百川,吞吐学识,游学宫之名,不会因为一个人兴,也不会因为一个人衰,这就是游学宫,游学宫的大气,这是其他任何门派、任何无上大道是无法比拟的。
    所以,听到岳山剑这话之后,许多的学生在心里面一震之时,也不由在心里面大赞了一声,这就是游学宫,海纳百川的游学宫,千百万年未曾变过,千百万年,依然是屹立不倒。
    就算今天在游学宫有宵小,那么,也一样不会改变游学宫什么,也一样不会影响游学宫的声名。
    “但是,大师兄,作恶之人,人人当是诛之。”小明王依然想站在道德至高点,欲反制岳山剑。
    岳山剑看着小明王,徐徐地说道:“小明王,天神道在游学宫所作所为,立即停止,这是我的意思,也是书院的意思,这话,你转告给天神道诸位老祖。”
    岳山剑直奔主题,开门见山,也不与小明王绕弯子,直接了断。
    岳山剑这样的话,顿时让人为之一窒,所有学生在这一刻,都明白岳山剑的态度是十分强硬,不管小明王是什么出身,追神宫弟子也好,光明王的弟子也罢,就算是代表着天神道,那也都是如此,游学宫,书院,都不需要给情面。
    “大师兄的意思,是要包庇恶人宵小了……”小明王还是想扣帽子。
    但是,岳山剑一口打断了小明王的话,说道:“如果你有什么不满,或者有什么不愿意,可以现在就离开游学宫。在游学宫,任何学生、任何弟子,都是来去自由,游学宫不会干涉,但是,若是谁想要去左右游学宫,那么,游学宫不欢迎你,可以请你离开。”
    岳山剑这话一说出来,那就事情一下子严重了,如果小明王执意自己的主张,那就会被游学宫逐出宫门。
    这顿时让小明王脸色涨红,一下子说不出话来,在场的所有学生都不敢吭声了。
    天下人都知道,要想进入游学宫,那是十分容易的事情,你报一个名就可以了,而且,游学宫,从来不干涉任何学生,只要你是来求学的,甚至你是来混口饭吃的都可以,完全没有任何问题。
    所以,在这千百万年以来,也没有听说有什么十恶不赦的人被逐出游学宫,毕竟,自己不想呆,或者呆不住了,转身就走便是,还需要说什么,毕竟,游学宫也不会为难你。
    若是谁被逐出游学宫,那就真的是天下奇闻了,甚至可以说,那是被驱逐的人,乃是一生最大的耻辱。
    试想一下,游学宫在千百万年以来,有无敌的帝君道君求学过,也有十恶不赦之人求学过,甚至有那些混吃等死的人在这里求学千百年之久。
    不论是无敌帝君,还是十恶不赦的人,又或者是混吃等死的人,都没听说过谁被驱逐过,那么,如果你被驱逐了,那就是丢脸丢到了整个下三洲了,只怕整个下三洲的所有人都知道你曾经被游学宫驱逐了,那你是做了多么万恶不赦的事情,才会被游学宫驱逐。
    所以,在这个时候,小明王脸色涨红,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。
    作为游学宫的学子,如果他都被游学宫驱逐的话,那么,他是多丢脸,这样的耻辱,只怕他一辈子都是洗不掉的。
    就算无敌的帝君,在游学宫求学,也一样不想被游学宫驱逐吧,他一个小明王,算得了什么,他如果被驱逐,这样的丢脸,这样的耻辱,只怕是伴随着他一辈子。
    一时之间,所有人都望着小明王,不管是与他交情十分好的执剑公子,还是环天少主,他们都不敢插话,毕竟,这事情可真的是严重了。
    一旦被游学宫驱逐,什么身份都不管用,不管你是出身于天神道,还是光明王的弟子,甚至就算是离隐帝君的弟子都一样没有,因为就算是离隐帝君这样的无敌存在,在游学宫之中,也一样会遵守这样的规则。
    最终,脸色涨红的小明王无话可说,只能是重重哼了一声,转身就走,就算想丢下什么撑台面的狠话,都没有用,毕竟,游学宫的态度已经十分明显了,不准天神道再在游学宫去摸任何学生的底细。
    当然,游学宫这样的要求,这样的命令,不论谁来了,都是改变不了的,光明王也是一样,游学宫不可能会因为光明王网开一面。
    “好了,这事就此作罢,各忙各的吧。”岳山剑吩咐之后,也不干涉任何学生,转身便离开了。
    不少人也都纷纷向岳山剑鞠身送行,不论怎么说,对于先民的学生也好,对于古族的学生也好,岳山剑一直以来都是履行着自己的职责。
    只要你是游学宫的学生,他都不会偏颇于谁,你是先民的学生也好,古族的学生也罢,他都不会因为你是什么出身,什么身份,会有什么特别对待的地方。
    所以,岳山剑如此的职守,是让游学宫的学生都是十分敬仰的。
    岳山剑离开之后,其他人也都纷纷离开了,而明视公主对李七夜眨了眨眼睛,笑嘻嘻地说道:“公子,你看,我们护你是有大功劳吧,是不是有什么好东西,好事情与我们分享一下。”
    “能有什么大功劳。”李七夜澹澹地笑着说道:“面对危难之时,先民一族不是应该相互团结吗?如若不然,你们还是一盘散沙的话,那就活该被古族压着打了。”
    “公子这话教训的是。”翦云韵把李七夜这话听入心里。
    这一次,虽然说是天神道是为了寻找自己丢失的无双宝物,但是,若是一开始先民一族就是十分团结,十分强势的话,也轮不到天神道的学生在游学宫之中如此放肆。
    就是因为先民一族一开始没有团结起来对抗天神道的学生,这才使得天神道的学生可以随意去盘问甚至是搜身,使得很多学生敢怒不敢言。
    “切,小气。”明视公主白了李七夜一眼。
    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,明视公主这样的性格,也的确是讨人喜欢,敢爱敢恨,心直口快,天真活泼。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小姑娘走了过来,这个小姑娘,穿着一身布衣,圆圆的小脸蛋上有几点小雀斑。
    这个小姑娘看起来颇为普通,但是,她一双眼睛十分灵秀,好像是会说话一样,她走了过来的时候,拿眼睛端详着李七夜。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