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小说 > 帝霸

第4913章白少金的来历

    李七夜看了白少金一眼,澹澹地说道:“你们先祖,当年承四条天命之时,天赋甚高,但,道有疑惑,才会让他前途有所困顿。”
    李七夜这随口一说,白少金一下子被震撼住了,那种震撼,无法用笔墨去形容,这对于他而言,在心里面掀起了惊涛骇浪,比刚才被李七夜一口道破“明仁舟”还要为之震撼。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白少金何止像是见鬼了一样,那简直就是见了最不可思议的存在一样,一时之间,呆在了那里,差点就是双腿一软,要跪倒在地上了。
    白少金被震撼得久久无法回过神来,呆如木鸡一般。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白少金呆呆地望着李七夜,说话都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你,你,你,你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    “读书多了,就知道了。”李七夜澹澹地笑着说道。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白少金当然不相信李七夜这样的鬼话,因为,这样的事情,不存在于任何书籍记载之中,莫说是外人不可能知道这些,就算是他们世家之内的弟子,也一样不可能知道这些。
    他能知道这些,那是因为他们先祖对他颇为喜爱,所以,偶尔有闲之时,先祖会谈起自己的过往,自己修道之时的一些奇闻逸事。
    然而,在这千百万年间,他们先祖已经不问世事,也不见任何外人,就算是他们世家之内,能见到的人也是少之又少,所以,这等关于他们先祖秘闻之事,外人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。
    但是,李七夜却知道了,一口道破了其中的节点,这实在是让白少金都不由为之傻了眼。
    “明仁舟,天族又焉可拥有。”李七夜澹澹地一笑,说道:“若是拥有,杀之。”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七夜看了白少金一眼,澹澹地说道:“念在你先祖的份上,所以,你现在才能坐在这里。”
    李七夜这澹澹的一个眼神看来,白少金不由打了一个冷颤,毛骨悚然,甚至是全身发软,在这刹那之间,他就有一种感觉,好像自己只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,李七夜真的是一只手指,就能瞬间把自己碾死,李七夜要杀他,这不是一句空话。
    这让白少金全身不由为之毛骨悚然,他虽然不是绝世天下之辈,但是,他可是十分有见识的人,什么了不得的人物都见过,因为他们先祖就是强大无匹的存在,可以笑傲天下。
    试想一下,他们先祖,当年还参加过远古纪元之战,多少大帝仙王、无敌之辈在这一场旷古烁今大战之中惨死,而他们先祖却活了下来。
    白少金见过自己的先祖,但是,都没有这种离奇可怕的感觉,但是,在刚才的时候,李七夜只是澹澹一个眼睛,就已经可以杀死他了。
    “多谢,多谢公子。”在这个时候,白少金一身冷汗,双腿都不争气地直打了一个哆嗦。
    李七夜澹澹地一笑,说道:“也罢,你先祖可好。”
    李七夜随口问了一句,白少金又焉敢怠慢,忙是说道:“先祖已不出世,自从先祖母仙逝之后,他老人家已经未离开过一步。”
    “相爱之人已逝,人世间,何有知音。”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,澹澹地说道:“大难之劫,未能伤人,唯有爱人不在,才神伤不出。”
    “公子智言。”白少金为之震撼无比。
    至少在现在,李七夜没有见过他们的先祖,当然不可能知道他们先祖的状态,但是,李七夜却能一口道破他们先祖当下的状态。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先祖乃是一代无敌存在,横扫天地的无敌天帝,曾经经历过九死一生的天劫,也曾经参战过步步喋血的远古纪元之战。
    但是,不论是面对天劫,还是纪元之战,他们先祖都是勇往直前,没有什么能挡得住他们先祖的步伐。
    然而,传说,自从他们先祖母仙逝之后,他们先祖就闭门不出,不再见客,也隐世安神。
    一代无敌天帝,没有什么生死能打败他,但是,自己最爱之人仙逝,人世间再也没有知音,再也没有懂自己的人,这就是一代天帝的神伤,从此隐世。
    “他日见到你先祖,就说李七夜问候了。”李七夜笑笑。
    “弟子谨记于心。”白少金忙是大拜,说道:“一定转达公子的问候。”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翦云韵也在旁边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幕,她也不知道白少金究竟是来自于何门何派或者是哪一个古老的世家,但是,可以肯定的是,白少金一定是出身于名门大派或者古老世家。
    同时,让翦云韵心里面为之震撼的是,李七夜一定是来历滔天,是来历十分可怕的那种。
    “明仁舟,你本不该得。”李七夜澹澹地笑了一下,徐徐地说道:“不过,念在情份上,我也不为难你,就由你得吧。”
    “公子恩赐。”白少金再拜,本来,明仁舟乃是他花了无数心血得到的,现在若是知道内情的人一听,就变成了好像是李七夜赐给他的一样。
    就算白少金不明白其中的玄机,但是,他也知道,如果李七夜要夺明仁舟,只怕他是挡之不住。
    此时,翦云韵还不知道明仁舟究竟是怎么样的东西,但是,她也可以肯定,这一定是了不得的惊天之物。
    “这东西,你从哪里得来?”李七夜看着白少金。
    白少金回过神来,不由干笑了一声,说道:“我年幼之时,先祖曾与我说过一些远古之战的轶事。”
    “你先祖参加过远古纪元之战。”翦云韵心神剧震。
    要知道,能参加远古纪元之战的,那都是惊世无敌的存在,如传说中的世帝、赤帝、浩海仙帝、传说中的骄横等等。
    白少金轻轻点头,最后说道:“先祖曾提到一件事,就是羽千仙王,传说,当年天庭势不可挡之时,羽千仙王把远古之府的底蕴封入了明仁舟之中,但是,后来羽千仙王战死,明仁舟在战场丢失,从此下落不明。”
    “每每谈起这一战,先祖都抱憾不己,都不由叹息。”白少金继续说道:“小时候,我便对这一战有着十分深刻的印象。近些年来,我一直去寻找着先祖所说的那个古战场,功夫不负有心人,最近,被我找到了这个古战场。”
    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,已经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了,澹澹地说道:“被你挖出了明仁舟。”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白少金干笑了一下,说道:“我暗暗勘探了好些年,最后,可以确定先祖所说的古战场,就在仙塔之中,所以,偷偷地冒险去挖掘了,功夫不负有心人,最终被我挖出了明仁舟。”
    “天神道丢失了惊天无双的宝物,就是白少兄挖走的明仁舟。”在这个时候,翦云韵一下子明白,为什么天神道的仙塔、执剑宗都那么高调出现在书院的地盘之中。
    那是因为白少金挖走了明仁舟,而仙塔、执剑宗紧追而来,只不过,并不知道是白少金得到了明仁舟罢了。
    被翦云韵一说,让白少金有些尴尬,干笑了一声,说道:“我看,天神道有可能知道这东西,特别是执剑宗、仙塔都有可能找过这东西,但是,没有找到。我挖出明仁舟的时候,泛了异象,惊动了仙塔和执剑宗的高人,所以,就先熘了。”
    “你没有回家。”翦云韵也一下子明白了。
    白少金干笑了一声,说道:“我家在边荒之地,不如书院近,所以,就先呆在书院。”
    “你也怕连累自己世家。”李七夜澹澹地说道:“你一定听过书院的无上神威,你先祖也一定与你说过书院的一些事情,所以,你想来书院躲风头,想借书院击退天神道。”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白少金不由干笑了一声,说道:“是有这个意思。”在这个时候,他也只好承认了。
    毕竟,他带着明仁舟回自己世家,说不定天神道的的确确有可能追杀到自己世家,这就连累了世家子弟。
    但,白少金知道,书院藏龙卧虎,一定能击退天神道。
    “一饮一啄,往往是注定的。”李七夜澹澹地说道:“但是,莫忘了恩缘,这才是你未来能走得远的道路。”
    李七夜这澹澹的一句话,顿时让白少金冷汗涔涔,忙是向李七夜大拜,说道:“公子的金言,让弟子如醍醐灌顶,受之无穷。”
    李七夜受了白少金的大礼,澹澹地说道:“你打不开明仁舟,所以,想从我口中得知一些信息。”
    白少金恭恭敬敬地说道:“是的。”
    白少金得到了明仁舟,逃回书院,在书院门口撞到了李七夜,李七夜一口道破了自己身怀重宝。
    白少金一直尝试,都不能打开明仁舟,而李七夜却能一眼看出来,所以,这就让白少金心里好奇,所以想探探李七夜的口风。
    “打开明仁舟,说难也不难,说易也不易。”李七夜澹澹地说道:“什么功法奥妙,什么秘术奇技,都是无济于事。”
    “那该如何打开呢?”白少金忙是问道。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